ZEIA

拆分艰难 微软未来CEO该如何打破僵局?

导语:十年掌舵,微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·鲍尔默(Steve Ballmer)即将卸下重任,自此隐退江湖。他不明白,他所带领的拥有如此庞大资产和高端人才的企业,为何如此举步维艰。而微软新任CEO能否有勇气扼杀微软最“神圣”的业务,是该公司成败的关键。

以下为全文:

微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·鲍尔默(Steve Ballmer)即将卸任,而新任CEO成为关注的焦点。即使微软董事会有幸聘请到一位鲍尔默完美继承人,他具备美国传奇式企业家阿尔弗雷德·斯隆(Alfred P. Sloan)的管理天赋与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·德鲁克(Peter Drucker)的丰富学识,但他仍必须面对微软的尴尬“遗留问题”,比如Zune、Vista以及胎死腹中的Kin手机。

同时,微软仍在逃避后PC时代的所带来的灾难,但没有任何一家技术企业在这个过程中顺风顺水,尤记得苹果的Lisa、hockey puck鼠标都是苹果在试水新兴市场过程中所抛弃的产品。

微软曾频频失误,但也不乏优秀产品,比如Xbox、飞行仿真器(Flight Simulator)、Windows 95、Windows XP、微软Exchange Server以及Office办公软件。除去IBM、惠普和谷歌,还没有公司能在消费者和商业市场企及如此高度。

然而,微软现在面临的危机是难以打动时尚的年轻一族。

微软正面临边缘化危机,如果新一届领导层无法快速准确改变战略,危机将愈演愈烈。目前,投资者将微软股价推向六年以来的最高点,反映了希望下任CEO担起九十年代郭士纳(Lou Gerstner)在IBM扮演的角色。

拆分困难

传统观点认为,拆分是强化微软的一条出路,两名CEO候选人分别执掌不同业务,前诺基亚CEO斯蒂芬•埃洛普(Stephen Elop)有望负责Xbox营销和Bing业务。这是个艰难的决定,他掌舵诺基亚三年里,停止塞班系统开发,大规模裁员,他的大刀阔斧改革引来争议。

另一位CEO候选人福特首席执行官艾伦•穆拉利(Alan Mulally)也是公司改革的先驱。他挽救了处于危机边缘的福特公司,关闭一切不符合他内心愿景的工厂、生产线,提升规模效应,在经济大萧条的阵痛期,福特是唯一一家没有接受政府救助的三大汽车公司。

在加入福特之前,穆拉利主持开发波音747挽救了波音公司,在此之前,波音经历了长期的衰退历程。

如果微软的拆分难以避免,那么新CEO与郭士纳之间就没有可比性。让我们再倒回十年前,郭士纳于1993年担任IBM公司首席执行官,当时顶尖的IBM公司陷入前所未来的亏空困境,郭士纳受命于危难。

此时的IBM陷入低迷和混乱的困境中,有一次比尔·盖茨受邀出席IBM纽约总部会议,他将在当天会见郭士纳,而IBM公司保安竟然把他当成Lotus总裁吉姆·曼齐(Jim Manzi),而不允许通过。郭士纳在2002年的回忆录中写道:“当比尔到了40楼的时候,他不大高兴。”


分享到: